热点关注:

每日最新更新

【寻窑记】一条古龙窑,一脉德化瓷

时间:2016-10-31 19:39 编辑: 来源: 点击:




文图/波波 疙瘩



与地形大多为一马平川的北方中原相比,烧制陶瓷的窑炉在南方依靠地利有了更丰富的发展。龙窑取代了鸡窝窑和单一的穴窑大大提高了生产力,中国的制瓷冶陶技术星星之火,薪火相传。





9月,入秋后的闽中德化并没有像北方那样泛起凉爽的风,夏的闷热笼罩在戴云山迟迟不肯退去,秋虫在抓紧生命中这最后的时间,拼命诉说着离愁别怨,只是夕阳,比夏时离开屋檐的时间要早了许多。











狭窄的一条路弯弯曲曲地向山坳里延伸着,路的尽头是三班镇蔡径村,那个叫做“月记窑”的古龙窑就坐落在村旁的山腰上。

铿铿锵锵的伐木声迎接了我们。路边是一位正在劈砍木柴的中年汉子,不远处的瓦棚下是几位拉坯的工人,刚才还是现代城市的画面被突然切换成了眼前古早的陶瓷作坊,我们每个人都有了穿越的错觉。

其实,来德化是为了探访那抹象牙白的优美,邂逅月记窑,这纯属意外的惊喜。








眼前的这座月记窑,烟火相传已历400余年。上世纪80年代开始,德化为保护青山绿水,开始了“以电代柴”的能源革命,如今全县90%的陶瓷企业采用了电和天然气等清洁能源烧瓷,而月记窑作为德化唯一一条尚在使用的柴烧古龙窑得以保存,成为了德化古龙窑的“活化石”和可以继续相传的血脉。

人说入秋后的蚊子更加厉害,确实,月记窑边,它们向我们证明了自己有多嚣张。然而,对古窑和陶瓷的喜爱并没能让我们怯步,迎着扑面而来的一架架“战斗机”,我们还是一步步拾级而上,探访了这条比宜兴前蜀古龙窑规模还大的巨龙。









月记窑的窑头姓冯,19岁时,他就开始学习做瓷、烧瓷,与窑火相伴,一晃40几年就过去了。老冯介绍说,上世纪70年代是龙窑的鼎盛时期,在那段岁月里,整个德化有200多座龙窑,光三班镇就有40多个大大小小的龙窑在吞吐着烟火。老冯说,在他年轻时,月记窑有50来个工人烧窑,这些窑工们差不多每半个月开工一次,那是德化白瓷一段辉煌的历史。后来,柴烧龙窑渐渐退出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油窑、电窑和天然气窑,最主要的,现在的年轻人也不愿意干这些又苦又累又单调的工作了。















与快捷简便的现代化窑炉相比,龙窑的烧制复杂而漫长,那过程烧制的是器皿,考验的更是人心、长期积累的经验、以及顽强耐苦的精神和体力,这些,都是烧成龙窑的重要环节。

龙窑的柴火从下往上烧,第一个窑目的柴火要持续烧2个小时,平均每20—25分钟后,才点燃下一个窑目的柴火。约烧制27个小时后,窑里的瓷器便“熟”了。温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多一把柴火进去,陶钵就会“倒掉”,瓷器就烧坏了。所以火候拿捏是关键。经验老道的窑工才知道,烧到炭火变白,瓷器就差不多“熟”了。摆在窑里的瓷器,上面的瓷器熟得快,下面的瓷器熟得慢,炭火变白后,还需再用小火慢慢烧下面的瓷器。就是靠着柴火、靠着代代相传的技艺,窑炉达到1370℃的高温,再出窑时,那便是远销海内外的德化象牙白瓷。










古老的龙窑,静静地匍匐在它依赖了一生的山坡上。工棚里还在忙碌的粗糙双手,是它钟爱的期待。一只只模样笨拙的泥坯,可能并不被今天的人们喜爱,也卖不上什么价钱,但那份忠实的守候,却是中国传统手艺、传统匠人们、以及古龙窑最大的财富。












我们欣喜地看到,龙窑的旁边正生出靓丽的小花,一群年轻的陶艺家,正用他们的视界和情怀赋予陶瓷艺术新的思想,一双双青春洋溢的手,正在诠释一个崭新的德化窑概念,正在为古老的德化瓷打开一个更大的世界。











【2016 和喜 一个关于陈皮普洱的故事】




欢迎关注 拙夫舍[茶的生活美学]期刊

此微信平台的文字、图片皆为原创,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需转载,请联系确认并注明出处。谢谢!



    数据统计中!!
    与本文的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