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关注:

每日最新更新

煤荒背后的去产能歧路:上下游行业现失衡

时间:2016-10-26 09:11 编辑: 来源: 点击:

  “煤荒”背后的去产能歧路

  煤炭和钢铁这一对去产能路途上的兄弟,如今却分道扬镳。煤炭重现供不应求的强势格局,动力煤价格单边上扬,焦煤和焦炭现货价格最近三个月上涨超过50%。与此同时,由于冶金煤供应告急、成本大幅攀升,一度火热的钢市降温入秋,钢厂10月份的即期利润跌至盈亏线下。

  寒露一过,北方又到了“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季节。

  一天,10余名来自各地的企业、期货机构的煤炭行业研究员,按例会聚北方,把酒畅谈。这一次的心情与去年行业“冰封期”相比舒畅不少。因为,今年以来,276个工作日减量生产制度让煤炭重现往年供不应求的强势格局,动力煤价格单边上扬,焦煤和焦炭现货价格最近三个月上涨超过50%。

  不过,同为“黑色系”的钢铁行业研究员没有心情喝酒吃肉了。冶金煤供应告急、成本大幅攀升,7、8月份火热的钢市,却在传统的“金九银十”降温入秋,钢厂10月份的即期利润跌至盈亏线下。

  同天不同炎凉,折射出煤钢去产能的产业链困局。“房地产开发火爆推升粗钢需求,粗钢需求点燃钢厂生产热情,钢厂生产需要‘双焦’供应,而‘双焦’限产了。产业链去产能的不同步,造成了今天煤炭产能在定量限产后一放又放。”一位钢铁行业研究员直言。

  钢铁企业闹“煤荒”

  “云南一家钢铁厂这两天就因为焦炭供应紧张,刚停掉一座350立方米的高炉。”记者近日从一位钢铁行业内人士处了解到,近两个月来,由于焦炭供应持续紧张,已经影响到部分钢厂正常生产节奏,部分钢厂不得不提前检修、甚至减产。

  20日,网上流出钢企向供应商紧急要煤的求援函,其无烟煤库存降低到仅能维持3天。“现在钢厂能凭老客户关系拿到货就不错了,而且也不一定能按需求量足额发货。”山西太原一家焦化企业人士向记者反映:“上游焦煤供应不足,我们自己的产量也有限。”

  钢铁和煤炭这一对去产能路途上的“难兄难弟”在关键时刻出现了分歧。9月份,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一份向发改委“求煤”的文件流出,让钢铁和煤炭的供应矛盾进入大众视野。文件称,近两个月煤炭供需形势从充足变为紧张,有的钢企个别炼焦配煤的煤种库存几乎断供。

  一夜之间,煤炭仿佛又回到五年前供不应求、价格攀升的“黄金时代”。

  “短期内,无论大集团、小煤矿都释放不出产能了,焦化厂开工率达到一个比较高的水平。”“我的钢铁”网煤焦事业部分析师雷万青告诉记者,从供给端增加煤焦产量已经不太现实,只有从需求端减少用量,才能缓解整体煤焦市场供应紧张的局面。

  下游用煤企业资源紧张的情况再次引起了国家发改委的重视。9月份,国家发改委多次召开煤炭专项会议,讨论下游用煤情况。了解上述会议过程的人士告诉记者,相关部门十分重视冬季供电供暖保障工作。最早从7月起就放出风声,或释放部分被控制住的产能。而对于钢铁行业希望增加焦煤供应的呼吁则态度微妙,对是否释放焦煤产量一直未给出明确表态。

  钢铁行业闹“煤慌”的原因或许能从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一组数据中得到解释。9月份,全国粗钢产量6817万吨,同比增长3.9%;对比之下,原煤产量27696万吨,同比下滑12.3%。今年前9月,中国粗钢产量6.0378亿吨,同比下跌0.4%;原煤累计生产24.56亿吨,同比下滑10.5%。与此同时,由于钢厂求煤心切,9月焦炭产量同比上升7.3%至3929万吨,但今年前9月焦炭产量仍同比下降1.6%。

  煤钢去产能“殊途”

  一个减产不到0.5%,一个减产超过10%。为何同样执行去产能的煤、钢两大产业,反映在产量数据上的结果相去甚远?上证报记者从一线了解到的情况或能给出答案。

  小马是内蒙古某大型煤炭企业的工作人员,职责是生产计划调度。

  “我们公司有近半的煤矿因为资源渐渐枯竭、开采成本过高,已处于停产状态,也列入了去产能的范围。”小马说。

  根据国家发改委最新公布情况,截至9月底,我国煤炭行业退出产能已经完成目标任务量的80%以上。

  “对于违法违规超产的煤矿,今年监管的力度异常严格。督查组经常到煤矿抽查,了解是否超能力生产等。”小马说,平时监管部门还通过视频监控、定时定量分发票据等方式控制煤矿的产量。

  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等四部门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和改善煤炭生产经营秩序的通知》,进一步细化276个工作日制度。部分煤矿反映从6、7月份起,产量仅能供应重要的大客户。

  6月开始,环渤海动力煤指数大幅攀升,目前焦炭价格也创下近三年新高。中宇资讯市场分析师关大利认为,煤炭行业与下游行业去产能的工作没有同步展开,需求没有同步减少,才令煤炭供应变得紧张导致价格上升。

  具体来看,煤炭下游涉及电力和钢铁企业,前者使用动力煤,后者使用焦煤焦炭等冶金煤。在火电用煤依然宽松的情况下,冶金煤资源却尤其紧张,是因为钢铁行业去产能不力吗?

  数据很难一言以蔽之。国家统计显示,截至8月底,全国煤炭行业退出产能约1.53亿吨,完成全年目标的61%;28个产钢地区和中央企业共退出粗钢产能3468万吨,约占全年任务量的77%。从进度来看,钢铁去产能甚至比煤炭推进得更快。

  “我们现在就按照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政策规定来,要求停掉的产能就停,该限产的就限产。”河北省唐山地区一家国有钢厂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钢铁业去产能的问题,可能是出现了只去产能没有控产量。”一位业内人士说。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钢铁产能接近12亿吨。按去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8亿多吨粗钢年产量计算,行业利用率仅为67%。记者采访到的多位业内人士均表示,今年钢铁去产能任务大多是长期停产闲置的产能,因此对产量影响不大。

  对比之下,煤炭行业一方面关停落后煤矿,一方面对先进产能也限制产量。上半年通过减量化生产和治理违法违规控制了约10亿吨产能,其中全面实行276个工作日制度相当于控制了超过6亿吨的产能。

  上下游行业“失衡”

  在受政策把控的煤炭市场,产量政策犹如“松紧带”。4月至今煤矿全面缩量生产后,9月政策市场又受下游影响转而适度放开。

  9月底,国家发改委联合部门下发了《关于适度增加先进产能投放、保障今冬明春煤炭稳定供应的通知》。据测算,将有1503座符合条件的煤矿可以于今年10月1日12月31日,在276至330个工作日之间释放产能。

  然而,煤炭行业生产并不能像政策预期的那样“收放自如”,短期内产能较难恢复。“一些煤炭企业前三季度已经完成了全年的经营目标,加上担心发生安全生产事故,后期加班的动力不是很足。”小马告诉记者,集团下属的矿井进入了第一批74座先进产能释放名单,获准在国庆长假期间继续生产,实际只生产了3天。

  相比于政策严控的煤炭市场,钢铁产量相对市场化,一些民营钢企在国家去产能之年迎来了复工潮。“钢价走势最强的是3、4月份,一方面是因为去年大面积停产使得行业供给处于低位,加上一、二季度的需求复苏,行业供需错配下,价格企稳回升。另外一方面是由于大量资金进入黑色产业链,尤其是期货市场,这也带来一部分需求回升。”刘海认为。

  在实体需求端,楼市火爆也为钢市上涨“釜底添薪”。“今年楼市行情使得房地产开发商资金回笼较快,对钢价起到催化作用。”刘海说。

  2015年用钢数据显示,房地产占据了钢铁下游超过一半的需求。今年开发商投资增速整体上升,1至9月份,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名义增长5.8%。

  除了房地产行业,基建投资也成为今年钢铁下游的一大亮点。从总量上来看,今年基建投资较去年预计有接近20%的增长,1至9月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额同比增加17.92%。

  在诸多需求因素和经济稳增长预期下,钢企在6、7、8三个月开工率和产量持续上升。正如中钢协人士所言,去产能的同时要保障稳增长,需要把握好控产量和去产能的问题。

  在经济运行体系里,去产能和稳增长政策如何平衡联动,市场和政府的两只手如何协调,这是传统行业转型升级道路上仍待摸索的问题。

    数据统计中!!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