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关注:

每日最新更新

苏州洞庭商帮和商帮藏书文化

时间:2014-11-20 16:18 编辑: 来源: 点击:

苏州洞庭商帮,为海内“十大商帮”之一。苏州洞庭商帮在明万历年间才初步形成,是由太湖中的洞庭东山和洞庭西山商人组成,这是一个人数相对较少而颇具实力的商帮,他们具有坚忍的意志和创新的意识,不怕商途遥远,生活艰苦,善于谋划,注重商品质量,建立良好的商业信誉,从而赢得市场的青睐,因此江湖上有“钻天洞庭”一说。

苏州洞庭商帮中儒商辈出,在经商之余还不忘读书。如清代洞庭东山商人钮树石,贩卖木棉为业,在他运载商品的舟船车骡之中,必载经史以随。回至家中,寂坐灯前,著书终日。他爱藏书,善于校雠考订,遇着碑刻、拓片、善本图书,抄录而典藏,或购买以典藏。每行船至扬州,便与这里的学者谈论学问数日。又如西山(今金庭)东村的徐联习善于经营,将湖广丰富的稻米运到苏州,又将苏州丰富的丝绸运到湖广。徐联习经商不忘读书,即使在船上途中也常常手持书卷。经商数十年积聚财富,读书数十年修身养性,徐联习成了长江和太湖一带有名的儒商。

儒商的儒雅,体现在他们对文化事业的资助和推动上,更体现在他们对于文化学养上,有些儒商本身就是学富五车的学者专家。商人在推广戏曲、绘画、诗文方面的作用颇多记载,此不赘述。其在刻书、售书、藏书、读书方面的贡献,则尤需引起后人的关注。

洞庭山中读书风气盛

读书盛而文才众,洞庭东、西两山,弹丸之地,却是人才辈出。据不完全统计,明清两代,仅东山就出过状元两名、探花一名、会元两名,还有28位进士。另外,西山也出了12位进士。而同一时期,内地的一些省份,不要说状元、探花,连进士也没有几个。

在洞庭两山经商之风盛行之时,读书业儒者不减。明代中叶,洞庭商人名声渐起之时,也出了王鏊、吴桥这样的名士名宦。清人钱思元《吴门补乘》提到过吴桥。吴桥,字子东,世居洞庭东山之白沙,明嘉靖间以能诗文名,“姑苏皇甫�、娄东王世贞、世懋咸推重之”。又有徐震,字德重,出自洞庭巨族,家世好文,有《吊项羽庙》《睢阳怀古》《挽岳武穆》诸诗,传播甚远。

明代第一个为苏州人在科场夺魁、给家乡增荣添光的少年学子,就来自于洞庭东山,他叫施檗。另外,进士严经的事例,更具有代表性。严经,字道卿,号芥舟,东山人,早年习贾经商,颇善经营。后为乡贤贺元忠赏识。元忠是成化年间的进士,历任御史、广西、河南佥事、云南副使、广东参议等职。由贺氏提携,严经读经问学,习儒科考,并于弘治九年(1496年)中进士。严经做过吉安府知府、彰德府知府,有政声。“芥舟先生奋起于货殖之中而登科第,仕至二千石,厉清白之操,惟以一砚传于后人”,以砚相传,希望后辈以此攻举业,读书仕进而光大门户。

从一个个家族来看,像莫厘王氏,族中多从商行贩,而族内则有规定:“凡子姓院试者,祠中贴银三两,乡试贴银五两,出仕贴银十两。”鼓励子姓读书就学,入仕为官。东山严家,在当地是富室望族,其先辈在明代经商者不少。清乾隆年间,严晓山自己经商营生,让子孙们皆习儒,为严家力创书香环境。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其子严福(景仁)高中会元,入词林。乾隆六十年(1795年),严福的儿子严荣(瑞唐)亦入翰林,官至浙江杭州府知府。其后代良裘、良训兄弟在道光时皆有功名,科甲兴盛,前辉后映,也算簪缨之族。

洞庭山中藏书甚盛,“藏书之风气盛,读书之风气亦因之而兴”,刻书、藏书在洞庭山蔚成习尚,这也是读书风盛的一个反映。这里虽偏处山野,但不乏藏书富家。在吴晗先生所撰《江浙藏书家史略》中,介绍的藏书家中便有几位东、西山人。如翁澍,字季霖,清洞庭东山人。博学知名,家多藏书,能诗文,喜结纳,所交皆当世名士贤人,与吴县下堡金侃交游最善,曾延至家塾,晨夕相对,商榷古今。翁澍著有《具区志》一编,“自渭经济之学”。又如俞琰,字玉吾,家洞庭之西山,“老屋数椽,古书金石,充�其中。传四世皆读书修行,号南园俞氏云”。王鏊的儿子延糟(字子贞),也是一位藏书家。尝取旧藏宋刊,重加校雠,翻刻于家塾,积世流传,在整理、保存古籍方面有所贡献。又有葛一龙,字震甫,洞庭人,“山中多富室,习为行贾”,而震甫以读书好古,尽破家产,当时名声很响,与吴鼎芳同称诗于洞庭。

金融席家的“扫叶山房”

洞庭东山席氏是明清以来苏州著名的世家大族。明末清初的席氏是洞庭商帮主力军,和翁氏、许氏等东山商人家族一起,使小小的洞庭商帮发展为和财力雄厚的徽商并驾齐驱,在历史上留下了“钻天洞庭遍地徽”之谚。清初的洞庭东山席氏声誉日隆,康熙皇帝六次南巡唯一到过的苏州民宅就是席氏府第。太平天国战事发生后,东山席氏转移到上海发展,形成了中国经济史上著名的金融世家,也使洞庭商帮势力全面超过徽商。在文化上洞庭东山席氏创办了长达三百多年的扫叶山房,成为中国出版史上的奇迹,还曾经把旧中国第一大报《申报》从英国人手里买回。

席氏“扫叶山房”是自常熟毛晋“汲古阁”后的民间书坊中经营时间最长、刻书数量最多、社会影响最大的私家刻书机构。清代以前席氏刻书具体情况不详,清初席启图曾以“绳武堂”名刻《畜德录》二十卷。席氏大规模的刻书源于席启图之弟席启寓,他曾担任工部虞衡司主事,不久辞官回乡,因为东山居太湖中,就在常熟虞山之南修筑别墅,往来于东山、虞山之间。常熟历久弥香的读书、刻书、藏书传统,使他有意追随前辈风流,他曾雕版印行《十三经》《十七史》,并以辑刻有唐一代诗歌全集为己任,不惜耗费三十年之精力,以“琴川书屋”名刻成《唐诗百名家集》。康熙卅八年(1699年)第三次南巡时曾驾临东山席府,席启寓进呈此集及兰红二缸,得到康熙赞赏,自此席氏及其所刻之书声名远扬。

数据统计中!!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