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关注:

每日最新更新

新闽商新势力

时间:2013-09-24 19:04 编辑: 来源: 点击:

 古代闽人移民中国中国台湾或“下南洋”,每一次都是拿性命相赌的凶险的旅程,正是由海洋文化的迁流性孕育了闽商的敢拼敢闯的商业冒险精神。所以本质上,地产闽商掀起的新一轮的全国性扩张潮,是闽商文化的延续。

  房地产市场未来的梯队分化越来越明显,如果不能进入核心城市及第一梯队,未来将会逐渐被边缘化、被淘汰。“一时风驶一时船”,对可能的风险、扩张时机的判断,是地产闽商开始强力加速的原因,进入房地产第一集团,既是“宁当鸡头不做凤尾”的诠释,更是避免掉队的唯一办法。

  而充足的民间资本来源成为了地产闽军拓展的优质弹药库。而这与“侨乡”的称号密不可分。而在保值增值的目的下,早已完成资本积累且利润率逐年下降的实业界开始愿意将资金投入到房地产业中,而同根同宗的地产闽军成为首选。各种游离于正常金融体系之外的民间融资方式正是地产闽军崛起的支撑。

  地倾东南

  作一个最简单的回顾。从秦始皇开始,中国的经济文化重心一直是在以长安为中心的关中地区。这个局面一直持续到西汉。经历西汉末年的兵火,东汉开始,以洛阳为中心的河洛地区成为新的经济文化中心。经历短暂的五代十国,南宋的经济文化格局被明清继承直至今天。

  这个持续了2000多年的“地倾东南”的历程,可以说是一个大自然和人类力量相互作用的结果。从关中到河洛再到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这些先后的经济文化重心都经历了从蛮荒到沃野的开发过程,只不过其间有一个历史的先后顺序。造成这种转移的原因则是人口膨胀、战乱、自然灾害等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

  最近150年来的全球化进程又加快了地倾东南的进程。英国的工业革命很快把中国卷入了全球性的贸易体系中。其间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冷战;中国经历了帝制的结束、内战以及改革开放。造成这些历史事件的因素有很多,主要工业国家对一个自由开放的全球性贸易秩序的渴望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今天这种渴望被概括为“全球化”。

  中国东南沿海城市由于符合全球化在资源配置、产业分工和销售市场方面的要求,成为全球化在中国大陆的急先锋。这个外来的现实作用力和既有的历史作用力交汇,客观上加快了地倾东南的进程。

  从自然条件方面看。东南沿海城市地处低山丘陵地形,海岸线延绵1000多公里,港口资源丰富,深水良港众多,在经济全球化时代,为国际贸易创造了良好条件。最典型的一组数据是在讨论国家经济安全的时候被好事者计算出来的。这组数据还是很惊人的:离中国海岸线300千米的范围之内,集中了中国50%的人口,70%的GDP和80%的外贸出口。所谓地倾东南的直接表现,大概也在于此了。

  福建三面环山一面环海,犹如世外桃源,自古以来便是趋安避乱之地,福建的民营经济从明朝就开始萌芽,十个福建人大概有四个是经商的,久而久之闽商逐渐形成,成为10大商帮之一。尤其是到了近现代,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凝聚奋斗精神的闽商已成为一个具有号召力的品牌。

  改革开放后,东南沿海地区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资金、劳动力和科技人才大规模涌入。随后形成了三个以城市群为核心的经济圈,即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经济圈,并已成为经济成长的发动机,作为有着辉煌传统的闽商,处于这两大三角洲的夹缝,曾一度面临着被边缘化的可能。

  善于懂得给自己定位的新闽商,开始了在自己狭小区域里的战略突围:他们一方面通过吸引影响全球财富的海外侨商回馈乡梓情结,鼓励他们返乡投资兴业,一方面又积极自发崛起,在福建形成了一个以厦门、漳州和泉州为点的“闽三角”,这里的民众勤劳、能吃苦、经商意识强、华侨多,生活富裕,民营经济繁荣,民营企业家众多。“闽三角”构成了新闽商品牌群落的滥觞之地,民间资本引擎由此形成。

  爱拼才会赢

  有人说,《爱拼才会赢》是“闽南国歌”,这说法虽然戏谑,却未必夸张,通俗浅白的歌词表达了福建人尤其是福建商人在人格上的区域性群体差异。福建商人的野心勃勃和在失意时的情感,在这首通俗的闽南语歌曲里,得到了直白的表达。

  这完全可以视为今年以来房地产行业闽商凶猛的注脚,这其中最为凶猛的代表,无疑是上半年21亿营业收入却花了130亿拿地、净负债率接近200%的泰禾,他甚至还提出了连续三年100%年销售增长的目标,去年64亿,今年争取200亿,明年力争500亿销售额。

  泰禾都拼成了这样,在一些传统老牌的福建商人眼里,丝毫不以为意。“少年不打拼,老来无名声”、“三分本事七分胆”,著名历史学家胡沧泽教授指出:强悍拼搏甚至敢于冒险犯禁,是闽人性格的主要特征,狼的血性和韧劲在福建人身上处处体现。

  地理条件造成的生存困难,是闽人尤其是沿海而居的福建人不得不一再迁徙的现实的因素。福建境内山岭耸峙,80%以上的土地都被大山占去,真正可用的耕地面积不多,人稠地狭,生存条件恶劣,人被挤到了海边上,辽阔无垠的大海就这样成了闽人的土地。这样的地理条件,在客观上限制了福建的农业文化,促使沿海居民转向大海谋生。

  福建人自古热衷于移民,哪里好谋生,福建人就义无反顾地奔向哪里,这一特性,与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的性格倒有几分相似之处,但在浩瀚的海洋这一背景下,使闽人的迁流具有更浓郁的变幻不定的漂泊色彩,他们的漂泊历程中潜藏着更多的凶险,福建谚语“行船走马三分命”,正是对凶险不定的描述。

  闽商的漂泊冲动由此而来,他们中一部分人漂海过海,上东洋,下南洋,到异国他乡谋生打拼,移民中国中国台湾、新加坡、菲律宾和其它东南亚国家和地区。今天的新加坡和我国中国中国台湾地区居民,大部分也是福建移民的后裔。所谓的“台语”根本就是个不存在的另一个“语种”,它完全就是闽南话。

  林再复先生在他的《中国中国台湾开发史》一书中,曾对历史上闽粤地区对外移民情况进行了分析,他认为在人口外移的原因中,经济困难占60%以上;投靠海外亲友者占20%;企图发展一番事业者约占3%左右。

  古代闽人移民中国中国台湾或“下南洋”,每一次都是拿性命相赌的凶险的旅程。诸如风向风速、海浪潮流等气候状况,而木帆船这样的航海工具,与今天的航海工具根本不能同日而语。福建因此流传下来“六死三留一回头”这句谚语。

  这样拼死的移民,造就了闽人的冒险性格。福建民间谚语“杀头生意有人做”以及被称作“闽南国歌”的流行曲《爱拼才会赢》,都是闽商冒险性格的体现。我们从中不难看出,福建海洋文化的迁流性质、移民传统,与今天闽商所谓的“敢拼敢赢”即喜好冒险的性格,有着一脉相承的内在联系。正是由海洋文化的迁流性孕育了闽商的商业冒险精神,前者是后者在文化上的培养基。

  狮子、老虎

  谈起闽商,人们总会想起“万金油大王”胡文虎、“酒店大王”郭鹤年等第一代闽商。也会津津乐道于,经营着全国80%的民营医疗机构、占全国木材市场70%以上的莆田人;占据了全国陶瓷产品80%市场的闽清人;天方夜谭式地用4亿元使年广告收入5亿的CCTV-5变成名副其实的“晋江频道”;还有“中国瓷都”德化、“中国茶都”安溪等等。

  闽商的现实情况是,2012年闽南地区民企年销售收入超过“百亿”的仅有3家,只有“群狼”,没有“狮子”和“老虎”是闽商的现状。

  而最有可能成为狮子、老虎的闽商,将出现在房地产行业中。

  根据《2013闽商百强榜(全球榜)》,闽商累计财富值高达1.62万亿元,较去年增长了约2826亿元,人均财富值高达162.8亿元,前三甲由海外华裔闽商富豪包揽,大陆榜闽商人均财富值高达55.72亿元。整个榜单中,共有41位闽商涉及房地产行业,他们的平均财富值达到了83.9亿元。而排名前十的大陆闽商中,共有7名涉及房地产行业。

  地产闽商在行业中一直是一支被广泛关注的队伍,当年北京房地产圈赫赫有名的四大福建家族,世纪金源、冠城集团、香江国际已淡出媒体视野,只有世茂集团还活跃在房地产第一阵营。

  地产闽商新一轮的全国性扩张潮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在这一年里,闽系军团不再满足于小幅地块和底价成交,轮番以绝对优势“奇袭”大牌房企,竞争高总价、高溢价的地王级土地,在资本市场也是出手频频。包括泰禾、世茂、阳光城、融信、旭辉、正荣、禹洲等在内的地产闽商在北京和长三角多个城市抢地。

  我们选择了地产闽商这个话题,来观察在地域文化、文明与历史形成这一性格鲜明的商帮,如何面对当前发展的局限性和风险,如何通过契合自身的扩张方式去发展。为此我们选择了最为凶猛的泰禾、从激进逐步转向稳健的阳光城、一直都信奉稳健经营的禹洲地产,作为这一轮地产闽商的代表和观察对象。

  房地产行业未来的梯队分化将会越来越明显,如果不能进入核心城市,不能进入第一梯队,未来将会逐渐被边缘化并有可能被淘汰。中小房企的结局必然是被吞并或者主动退出,要想避免这样的情形发生,唯一的出路就是把自己变成狮子老虎。所以泰禾希望在三年中规模连年翻番,进入房地产第一梯队。虽然很多地产闽商对外并没有明确的口径,但确实都定下了进军第一梯队的目标。

  要不要拿地?钱的问题如何解决?地域龙头如何扩张?商业地产怎么做?高端住宅卖不动怎么办?泰禾这家上半年用两倍于公司净资产的代价拿地的激进房企,几乎代表了希望进入第一阵营的房企要面临的问题。

  阳光城的总裁陈凯表示,正是出于危机感,使不少闽商系的房企今年加快了扩张步伐。在他看来,“对中型房企来说,现在是能进入第一梯队为数不多的机会。”

  和泰禾相比,阳光城在拿地方面显得没有泰禾激进,但同样“进入一线”的愿望强烈,且业绩已经开始连续三年翻番。阳光城这匹黑马以炫目的速度驰入人们视线,从2011开始,企业的销售业绩节节攀升:2011年销售额仅40亿元,到2012年飞升至70亿元;今年上半年实现销售78亿元,预计公司全年将实现销售150亿。

  阳光城近几年的快速发展,主要依赖于“保利式”高杠杆策略和“万科式”的高速去化。在财务策略上,一直保持着很高的净负债率:2011年109.18%,2012年更是升至137.37%。另一方面则是快速销售,曾创造过仅6个月能完成一个项目从拿地到售罄的传奇。

  对比以上两家地产企业,禹洲地产则是地产闽商中信奉稳健发展、匀速增长的企业,他提供了另外一条成为狮子、老虎的路径。禹洲地产董事局主席林龙安说:“我们不会跟领先的房企单纯拼规模,我们坚持以自己的方式去发展企业。”

  “是优雅的活下去,还是在裹足不前中倒下?”林龙安表示,“这几年我一直在思考,面对时代和行业大势,禹洲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变革的方向是什么?哪些地方需要坚守?哪些领域需要创新?”

  新闽商

  因为福建人的移民冲动,对于今天的福建经济发展模式、闽商的创业特色以及闽商的性格,有着深层的关系。闽南沿海地区向海外移民众多,且与家乡保持密切联系,西方文化较早经过闽南海外商民进入闽南地区。

  陈江和、黄廷芳、李文正等这些巨头商贾是闽籍华商的杰出代表。当今世界有4000多万海外华侨华人,闽籍人士占了1000多万。他们遍布世界160多个国家和地区,闽籍港澳同胞约120多万人,闽籍台胞900万人。这些闽籍华人资产存量估计已超过3000亿美元。

  本土闽商的迅速崛起,正是由于近20年来,许多海外华商回福建投资,带回了许多外界的商业经验和经营理念,成为福建对外开放的重要载体。在海外闽商的配合和强力支持下,不少“本土派”闽商在很短时间内就完成了资本积累。如今,他们被称为“新闽商”。

  著名财经作家魏玉祺在他的《虎都谋势》一书中写道:“闽商新帮的显著特点,就是他们不再是盘桓于国门之外、叱咤于东南亚的经济大亨,他们不再是单一的归国华侨和爱国人士的返乡投资,他们不再是单纯依靠勤劳和冒险精神大浪淘沙的宠儿,他们是一个个有着闽商睿智、谋略和创业精神的优秀历史基因的精神群落。”

  “早一代创业者当中大多学历不高,基础薄弱,是真正的白手起家,从零做起。靠的是一股执着,一份胆略。”姚明织带董事长姚明坦言,第二代闽商多是在对企业管理、市场规律懵然不懂的情况下创办企业,凭借“三分本事七分胆”,在摸索中不断前进,把小作坊打造成了今日福建乃至全国的商标。

  在禹洲地产董事局主席林龙安看来,闽商已经进入了新闽商的阶段,一定程度上脱离了家族色彩,更具国际化视野,企业文化和管理机制都在极力接轨国际化,更加规范和可持续,形成了独特而强劲的核心竞争力。

  新生代闽商的视野已大不同于先前两代:心态开放、透明,接受新鲜事物能力强;掌握了更加丰富的信息与产品,观察、判断事物的角度更加多元;把企业经营重心由产品运营拓展到品牌运营、资本运营;转到竞争力强的技术资金密集型的现代产业;淡薄家族管理,打破“家”的狭隘观念。

  地产闽商中,去家族化已经走在了前面,开始更注重职业经理人的引进。

  “500强企业里面,90%是家族企业。民营企业家不要为自己的公司是家族企业感到自卑。”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认为,家族企业和现代化企业管理制度之间并不矛盾,家族企业同样能与管理和资本接轨。

  在家族化与现代企业管理中找到平衡是当前新闽商们的特点,而最大的特点则在于运用资本的能力。林龙安表示,“闽商近期表现突出不仅因为包括侨资在内的民间资本在闽商中比较雄厚,也因为经过最近10年的发展,闽商在资本市场的路也越走越顺。境界内外上市的闽商超过100家,如果按照每年每家融资20亿元计算,总额至少在2000亿元以上,这是非常可观而又难以忽视的资本力量。”

  阳光城、泰禾,禹洲地产作为地产闽商,共同的特点之一就是较早的完成了上市。而且擅长合作。比如禹洲地产上市的时候,包括世茂集团的许荣茂和恒安集团的许连捷都是其的基础投资者,“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融合状态也使闽商发展速度更快。”林龙安说。

  地产闽军更是将债权融资演绎到了极致。这幅债权之翼不仅连接着广泛、发达的民间资本和产业资本,更迈向了国际化的资本舞台。与众多的地产公司一样,地产闽军有着清晰的公司架构,为数不多的几个股东组成董事会。但这些为数不多的股东背后可能还有数十上百个股东,而这数十上百的股东并不会根据经营业绩盈亏来分红,而是固定地收取分红。

  充足的民间资本来源成为了地产闽军拓展的优质弹药库。这种游离于正常金融体系之外的民间融资方式正是地产闽军崛起的原点,而这与“侨乡”的称号密不可分。而在保值增值的目的下,早已完成资本积累且利润率逐年下降的实业界开始愿意将资金投入到房地产业中,而同根同宗的地产闽军显然是首选。

    数据统计中!!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